新闻中心
班车位置查询(安卓)
女子滴滴打车途中被加价 两次报警才到达目的地

2016073015:25

来源:中国新闻网 作者:姚永忠 王明平

共识

司机中途要求加价?乘客司机均承认此事,乘客报了两次警,乘客司机均承认此事

分歧 故意减速行驶? 司机不承认:高速路上我不可能减速到几十码行驶,威胁乘客?司机解释:“闹大了就别赶飞机了”是指警方介入处理后会耽误时间影响坐飞机,并非威胁。把车朝另一方向开?司机解释:想到报警后警方要来处理,所以打算将车停到停车场,没有其它想法。到达后没终止行程导致车费翻倍?司机不承认:只是向滴滴平台反映计费有问题,之后平台将车费更改了

对于几天前的一次滴滴打车出行,四川德阳广汉的胡女士目前仍有些后怕。胡女士称,27日,她和母亲从广汉乘坐滴滴网约车前往双流国际机场,途中却遭遇滴滴司机要求额外加价。“我不同意加钱,司机态度很恶劣,对我说‘闹大了就别赶飞机了’。我第一次报警后,司机还朝另一个方向开。”胡女士说,担心司机乱来的她在拉手刹迫使车停下、并第二次报警后,滴滴司机才将她送到机场。但下车后,司机却未终止行程,导致车费翻倍。对此,滴滴司机林师傅承认途中曾要求加价,但否认威胁乘客“别赶飞机”和到达目的地后未终止行程。针对胡女士的投诉,滴滴出行平台客服表示,将解除与涉事司机的合作关系,目前正与乘客协商处理此事。

乘客投诉

司机途中要求加价,不同意后朝另一方向驶去,到达终点后司机并未终止行程,导致车费翻倍。26日下午,胡女士通过滴滴出行预约了一辆广汉到双流国际机场的网约车。27日早上,她将乘飞机前往乌鲁木齐。胡女士说,预约成功后,接单的林师傅来电希望她支付现金,车费和过路费共180元。“网约车一直都是网络支付,所以我拒绝了司机(付现金)的要求,但同意给过路费。”27日早上,胡女士和母亲在接到林师傅电话后,在约定地点上车出发。胡女士说,根据通话记录推算,她和母亲是720分至730分之间上车,从广汉出发。“上车后,司机又提出让我给现金,路上也多次找理由让我最好付现金,但我都没答应。”行驶至成都绕城高速上时,胡女士手机上显示车费为80多元。“当时,他问了我手机上显示多少钱,之后,他说软件计费有问题,不能亏着跑,让我加价100元。”胡女士说,她未同意司机要求,之后司机便开始减速行驶。“刚出发时能跑100码左右,减速后只有60码。但是车比较多,我也没说什么。但之后司机更慢了,我看到仪表盘上显示只有40码。”

胡女士说,因担心错过航班时间,而且高速上如此缓速行驶也不安全,她向司机提出异议,但司机并未理会。“时速60码和40码大概开了10分钟左右,具体时间我也记不清楚了。”“车刚出高速公路一会儿,司机就将车停在路边,再次让我加价100元。”胡女士称,和林师傅理论后,对方仍让她加价。当时周边无人,她只能选择报警。825分,她拨打了第一次报警电话。“我挂断电话后,司机态度很恶劣,对我说‘闹大了就别赶飞机了’,他也不会赔机票钱。”

第一次报警后,司机重新启动车辆出发。“但司机并不是朝机场方向开,而是朝另外一条路开去。”胡女士称,当时,她打不开车门和车窗,不熟悉林师傅的她担心对方乱来。车驶出几十米后,和母亲坐在后排的她起身将车辆手刹拉起,才迫使车停下来。无奈之下,828分,她再次选择报警。之后,司机才同意将她送到机场。“到达机场时,警察打来电话,我说已经安全到达了。”胡女士说,到达后,她还向林师傅支付了32元现金的过路费。但胡女士说,本以为事情就此结束,但之后她又发现司机到了终点后并未终止行程,并导致车费翻倍的情况。“我831分下车,当时截图显示车费是103.6元。但等我换完登机牌后,发现软件中的车辆还处于行驶状态,未结束行程,直到车费到达207.7元后,司机才结束行程。”胡女士说,为此,她向滴滴出行平台反映了林师傅中途要求加价和到站后未终止行程的情况。

司机回应

因计费异常确实曾要求加价,但并未威胁乘客,到站后便终止行程,只是向平台反映计费问题。29日下午,成都商报记者根据胡女士提供的电话号码联系上滴滴网约车司机林师傅。林师傅证实,他在接单后确曾要求胡女士支付现金,也曾在中途要求胡女士加价。“扣了20%多的平台费后,油费都跑不够,所以我让她给现金。”林师傅说,中途也确实要求胡女士加价,是因为他发现滴滴出行平台的计费出现异常。“广汉到机场差不多70公里,100块钱咋跑得出来,正常的要170多块。所以,我要求她加价100元,这包括30多元的过路费。”“她确实报了两次警,但我没有威胁她。”林师傅说,他对胡女士说“闹大了就别赶飞机了”,意思是警方介入处理后会耽误时间,影响胡女士乘坐飞机。而第二次报警前朝另一方向行驶,只是向左边的停车场方向驶去。“我想到报警后肯定警方要来处理,所以打算将车停到停车场去,并没有其它想法。”对于胡女士所说的高速公路上以时速40公里行驶,林师傅予以否认。“都是开车的人,高速公路上开那么慢不安全,我不可能减速到几十码行驶。”

林师傅也证实,到达目的地后,平台显示车费为103.6元。他称,胡女士下车后,他便点击终止了行程,并非胡女士所说的到站后未终止行程。“滴滴平台计费有问题,我返程中打了电话反映,之后平台将车费更改了。”林师傅说。

滴滴说法

因司机要求乘客加价,将与其解除合作关系,正协商处理乘客反映问题,需技术人员核实。胡女士表示,通过此事,她对滴滴出行平台的审核把关表示怀疑。为此,她已向平台要求滴滴方面和林师傅公开道歉。“我投诉后,滴滴(出行)公司说已解除和林师傅的合作。还提出给我免单,并赠送我抵用券。”胡女士说,但她未同意滴滴方面提出的解决方案,她希望滴滴方面公开道歉。29日下午,成都商报记者电话联系上滴滴出行的服务平台。该平台客服人员表示,由于涉事司机违反平台规定要求乘客加价,公司将解除与涉事司机的合作关系。对于乘客,公司正在协商处理此事。客服人员查询后介绍,平台记录显示,胡女士此次乘坐快车的车费为174.7元。对于胡女士反映的车费仅为103.6元、司机到站未终止行程导致车费翻倍,客服人员表示,这需要技术人员进一步核实。针对胡女士提出要求滴滴方面公开道歉,客服人员表示,他们只能将这一诉求转交公司具体处理人员。成都商报记者提出联系滴滴方面所属公司处理此事的工作人员,但客服人员表示,他们没有电话,但可以把记者采访要求转交相关工作人员,相关工作人员会在4小时内给予回复。但截至记者发稿时,尚未得到相关回复。成都商报记者姚永忠王明平